树是我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预警如简介,【永虹灰归】晨间之事,树是我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?事情可能发生在一个极其平淡的早晨,林从被褥间醒来的时候还觉得脑仁发胀,过于柔软的床品带来的却是不那么美好的睡眠体验,他撑着脑袋坐起来,脑海里回荡的还是梦的残片,这时候他注意到了一些糟糕的小问题…不,应该说是每个男人都会遇到的小麻烦,照理来说放着不管很快就会结束,但他还是伸手抚摸了上去,只因为他所梦到的荒唐之物。

不知道是因为最近压力过大还是怎么的,钢铁森林中饲养的人类总是会有或多或少的心理问题,由此看来一场春梦不过是其中最渺小的一项,哦、当它的对象是林新桥的当头上司荒砂冷树的时候,好像又不是那么不寻常了;但总而言之,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,兴许是因为睡前多回了荒砂三条关于工作的消息,兴许是前些日子看的几本色情杂志,入睡之后的林梦到了荒砂。

场景、情节、时间他全记不清了,唯一印象深刻的只是梦中的“荒砂”微笑了起来,像个烂俗的色情片演员那样自发地展露自己,光是回想就让林感到下意识的毛骨悚然,用一个不恰当地比喻就像是目睹着青花瓷在自己的面前被摔出龟裂,裂隙爬满了每一寸、每一片美丽,所以就算醒来了他也难以接受,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。冷静点,林,他跟自己说着,随后脱掉了贴身的裤子,再仔细想想,如果是荒砂的话,他到底会怎么样。

会像是翻看纸质文件并且做批文那样握住他的性器吗?粗粝的黑手套蹭在柱身上,又沾染上前端溢出的液体,湿润得一塌糊涂,还是说他会慢慢地、脸上带着习以为常地微笑,又用脸颊去触碰性器?像是之前每一个试着讨好的男明星?哦、不,讨好这词可不能放在荒砂身上,他只是在进行一场义务劳动,或者说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照料,仅此而已,所以他会表现得格外宽容,前辈就好像对这件事习以为常那样轻松——他永远都游刃有余,仅此而已。

之后他会慢慢地含住吗?用那双称得上有些单薄的唇,直到这时那双蓝眼睛还是会看向也,如同晴天一样的蓝色,荒砂的发尾兴许也湿漉漉的,随着蒸腾起的热气黏连在脸颊上,或是贴在额头上,当触碰上去的时候,感受到的却是皮肤传来的高热——原来他也会这样的吗?林下意识地用手指圈住头部,他有些恍惚,说不出是因为情迷还是意乱,一切都有些太糟糕了,想象渐渐驶向了他自己也无法掌握的方向,他没有见过荒砂冷树这般的模样,因此只能将肮脏的臆想与之前的经历相融合,所幸他经历得够多够疯狂,说到底人也只是这样,无论如何也无法跳脱既定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首页 目 录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专属奴隶

一览书

阿莫宝贝

滴滴滴

睡醒后我成了恶魔的后裔

吱吱

荆棘之吻【主奴,虐身】

仙人掌上的仙人

一日一H

紫光

父亲,我爱您(父子年下h)

努力写剧情肉的小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