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棠不姓江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8章 二十年前,走过硝烟,江棠不姓江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那年的春天似乎来的特别晚,倒春寒格外猖狂。街道尽头,辽海市南城区公安局门口,几辆闪烁红蓝警灯的车拉响警笛冲上主干道,呼啸着驶向城郊。

死者被发现在南城区的城郊一处破旧平房待拆迁区,那里的住户早已搬走。清早,是一个拾荒者发现尸体遂报了案。辖区派出所早已经将现场封锁起来,陈景海跨下车,朝着中心现场走去。

坑坑洼洼的柏油路蜿蜒向前,大家都仔细着脚下,生怕一个不小心被路上的碎石和垃圾绊倒。陈景海微眯眼迎着刺骨的春风,他将身上的军大衣拢了拢,低头往前走,刚走两步,身后传来“哎呦”一声。

陈景海闻声赶紧驻足回身,将身后被绊倒的人扶了起来,他眉头紧皱,说话的语气很冷硬,“看着点,多大人了,”说着他蹲下|身,双手在那人的膝盖上划拉两把,“没事儿吧?”

那人微微一笑,有些腼腆的拉着陈景海的胳膊把人带起来,他声音低低的,像是怕别人听了去,“没关系,不疼。”

陈景海像是不放心,眼睛一直盯着对方,见对方朝他摇摇头,示意自己真的没事,他才放下心。他把那人拉到身边,然后朝着其他同事喊道:“头前走着,我垫后。”

到了现场,众人皆是一惊,只见一个长发女人趴在地上,鲜血将头发打湿,此时都凝固成麻绳状,她头侧向右侧,双目圆睁,不甘心地望向前方,右手伸出,整个手掌血乎乎一片。

陈景海撸了一把头发,从齿缝挤出一句愤怒的脏话,他问法医:“死因是什么?”

“死者的后脑遭到击打,颅骨粉碎性骨折,脑损伤致死,初步推测作案工具为铁质钝器,应该是铁锤一类,你看,死者后脑遭到多次击打,整个后脑都塌陷了下去,这是我见过为数不多的现场,太残忍了。”法医连连摇头,似乎是不忍心再多看一眼。

陈景海蹲在尸体旁,戴着乳胶手套的手在尸体身上摸索半晌,他问:“她的手怎么回事?”

“是死后被砸碎的,”法医边说着,边将粉碎的手掌装进物证袋里,他嘴里骂道:“妈的,真不是人!”

那个年代信息尚不发达,一个命案足以成为一场精彩的饭后谈资。现场周围聚集了一大圈围观的群众,他们踮着脚,满脸好奇地巴望着现场,间或还议论纷纷。

陈景海看见接春阳朝着群众走去,声音不大的喊着:“大家都散了吧,警察办案,都散了吧!”

“呦,死人了,是谁啊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俗世奇人

苦人儿空空

重生之甜宠小公主

皮球糖

谁懂啊,我靠生子系统逼疯男主

棠惜

一朝穿成农家女

是皮皮歪

你是我一生的白月光

最最爱吃肉肉

穿越大秦,万朝万代风云巨变

摆烂z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