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棠不姓江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12章 枉死(上),走过硝烟,江棠不姓江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“是我。”

老人闻声停住脚步,他转过身,用浑浊的老眼盯着陈景海看了几秒,隐约有些面熟,他思忖良久,才舒展眉眼,豁然开朗,但声音似乎比之前更冷硬,“陈,陈景海?”

“是我,”陈景海姿态放得很低,他似乎对这个古稀老人有些发憷和歉疚,“今天我们来就是想再问问当年的事,我知道您不愿意再提起,可是……当年的命案又发了。”

“又发了?”老人微微压紧眼角,琢磨着陈景海的意思,惊诧之后,他冷哼一声,回身一甩手,“那是你们警察没用,抓不住真正的凶手就拿我们老百姓顶坑,活该!”

“曹老,我知道您还记恨当年那件事,但真不能怪我们警察……”

“不怪你们?!”老人随手抄起长案上的木质笔筒,狠狠往地上一掼,“当年要不是你们这些没用的警察瞎怀疑,曹一会死?我会现在临了无人送终!你们把我的曹一逼上了绝路!死路!”说完老人委顿在太师椅里,掩面泣不成声。

原昕这才想起来,他之前看过卷宗的记录,老人名叫曹忠,打祖上就经营着这间金铺,平时打个戒指,手镯什么的。他儿子曹一,当年二十八岁,性格孤僻,平时鲜少与人接触。人们都有刻板印象,对于一些御宅族或者独来独往,沉默寡言的人,就会觉得他们似乎与生俱来带有一种犯罪气质。

曹一就是这样,第五起案发后,在庄婕妤的头皮上发现了痕量金粉,当时南城区附近就两家金铺,经过调查发现,曹一在案发阶段的行踪隐秘,警方立刻抓住这条线索不放,谁知酿成了一场悲剧。

“对不起,”陈景海低下头,“我们真不没想到,他会死。”

曹忠的哭声未断,充耳不闻陈景海的说辞,庄星辰俯身蹲下,将散落一地的雕刻工具和笔筒拾起放回长案,他轻轻走过去,试探性的伸手搭在曹忠的肩膀,见对方未做抗拒,他缓缓开口,“曹老,我是当年那个受害人的儿子,我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,但是我相信警方不会冤枉好人,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,曹一当年没有做过,那他到底为什么要去寻死呢?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误会?”

曹忠的哭声渐渐平息,大悲大恸后心力消耗过大,此时,他整个人疲惫地窝在太师椅里,眼皮下耷,听见庄星辰的话,他拼尽全力的抬起眼,盯着面前这个隽秀的年轻人,气若游丝道:“曹一没干过那事,他没有……”

时间再次回到二十年前,某日夜。

“曹一,一会儿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倒霉蛋重生后变身农家小福女

愚愚

跪在妻女墓前忏悔,我重生了

月下柳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