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姑娘浪大姑娘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9节,沪上烟火,大姑娘浪大姑娘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一位老警察审讯,一位小警察做笔录。过道里人来人往,还有人进人出。

阿姨们为悍卫皮肉,群情激昂,玉宝缺这股劲儿,躲在后面。老警察说,女士们,嫌疑人闯进混堂时,各位衣裳穿了,还是一丝不挂。阿姨们集体沉默。江北口音说,啊呦屋地乖乖,丢系人了。老警察说,有啥丢人的,配合查案,实话实说。一位阿姨说,我记得我穿了,坐在矮凳上正剥橘子吃。另一位说,我也穿了。还有个说,我上身穿了,下身套了裤衩。老警察问一圈后,没人承认,告诫说,各位勿要有顾虑、不要隐瞒,否则会影响嫌疑人量刑。

没人讲话,犯人倒笑说,老菜皮有啥看头。抬手指指玉宝说,这位美女我看光了。阿姨们侪扭过头来,有个说,唉哟,没错,我印象深,皮肤白的来,发光。另个说,是哦。我也有印象,还有说,看了眼熟,薛金花女儿,是吧。还有说,要死,不好寻男朋友了。还有说,啥人敢娶,被看光光了,丢人现眼。

玉宝生气说,瞎讲有啥讲头,屎盆子硬往我头上扣。我明明穿有衣裳。老警察说,林玉宝,再好好想想,是否当时一丝不挂。

潘逸年因工地扰民一事,亲自来派出所进行调解,协商差不多后,和所长边聊天,边往外走,途经审讯室,听到说话声,热闹的像小菜场,随意瞟了眼,忽然顿步,所长也朝内望望说,抓着个偷窥女混堂的流氓。潘逸年说,嗯。站定不走。

玉宝涨红脸说,不用想了,我明明穿着内衣短裤。一个阿姨说,内衣是奶罩,还是背心。玉宝说,干侬屁事。阿姨说,年纪轻轻,嘴巴不干不净。玉宝说,随便冤枉人,就要吃辣火酱。老警察一拍台子说,吵啥么吵,这是啥地方,当小菜场啊。林玉宝,如实回答,到底穿没穿,假使穿了,穿了啥,要讲清爽,勿要含含糊糊。玉宝忍气说,我肯定穿了,穿着胸罩和短裤。

犯人说,我看的分明,两只奶子又圆又翘,像牛奶一样白。所有人倒吸口凉气,潘逸年凝神听着。老警察说,林玉宝,还有啥话好讲。玉宝说,瞎讲八讲,冤枉我。老警察说,怪哩,为啥旁人不冤枉,非要冤枉那林玉宝。就算嫌疑人瞎讲,其它人也瞎讲么。玉宝说,是呀,我也搞不懂。老警察说,嫌疑人量刑的轻重,就林玉宝一句话的事体。希望林玉宝摒除杂念,勿要有所顾忌,将真实情况交待出来,让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。玉宝气得讲不出话。

一个阿姨说,承认吧,我们侪看到了。一个阿姨说,就是一丝不挂。有个阿姨说,不要耽误大家辰光,赶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都市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月之恋

雨冸长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