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呆了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池中物第19节,池中物,金呆了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手心再次被握紧的时候,她知道他又开始疼了。

他控制呼吸,抓着她的手抵上额头,提前说了声“对不起”。

李铭心担心他脱水,问他要喝水吗?

他缓了缓,松开她说:“麻烦帮我拿瓶酒,衣帽间底层的柜子。就几个柜子,你翻开来找找。有一瓶开过的。”

李铭心试探:“要把念念叫起来吗?”

池牧之摇头:“那她下次防我更厉害。”

要是让她知道他痛成这样,下次不仅会管药,还会管酒精。

小孩子的世界很纯洁,没法理解应酬上的事。他最近因为应酬频繁,疼痛逐渐加重,这事他没让池念知道,准备自己调整。

“好。”

李铭心起身取完酒,他又麻烦她去厨房取冰块。

虽然是吩咐,但每一句都带谢谢、麻烦了。这让李铭心感觉自己不是佣人,也不是什么亲近的人。

她取出保温饭盒,打开冷冻柜,舀了几勺现成的冰,动作时,扫了眼冷藏室的门,旋即不知情般地挪开了。

池牧之几乎在灌自己酒。李铭心取冰的功夫,半瓶威士忌空了。

就算不懂酒,也知道那是烈酒。她吓了一跳:“这样喝会死吗?”

他扯出一个疲倦的微笑:“你怕我死吗?”

“怕的。我没有不在场证明。”

这次进来没有关门。

她特意留了一道壁灯透入的门缝。

说实话,黑暗中的池牧之压迫感太重,她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看穿了,透进点光就好多了。

池牧之很喜欢笑,也很擅长笑。他笑得不千篇一律,不敷衍不程式。不可否认,虽然不知道他每一个笑背后对照的情绪和意图,但李铭心很喜欢他的笑。

他的微笑确实可以让她不那么紧绷。

如同此刻,鼻息如醉酒的春风一样扑面而来,熏得她也有些醉。

喝了酒的池牧之笑起来和平时不一样。

不知怎么,庄娴书那句“好色啊”、“真的会让人想把你吃了”冒上了脑海。

他安安静静半躺在那里,长腿交迭,没有任何要动意思,但看着她笑的时候,总感觉他下一秒要亲她了。

而她,也很渴望倾身迎接。

李铭心克制吞咽的欲望:“您喝多了吗?”

他揉揉眼睛想了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都市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驸*******掉

暖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