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歌且行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10章,只有春知处,风歌且行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纪云蘅的小院里,除却纪宅的下人之外,从未有过陌生人的到访。

她缩着脑袋藏在窗子下面,用手指将窗子顶开一条缝隙,听见院中长时间没有声音,便悄悄将头探上去,小心翼翼地用眼睛去瞧。

谁知这一看,那原本站在院中的少年不知何时来到她的窗前,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将她抓了个正着。

“还藏?”

纪云蘅吓得一哆嗦,下意识抬手就要将窗子给按上,却不料面前这人动作更快,直接用手扒上窗框。

如此一来,纪云蘅手上的力道就完全不够看了,许君赫轻而易举地推开了窗子。

纪云蘅赶忙站起来,后退了两步。

寝房的地基要高于院子,许君赫纵然是身量高,站在窗下朝里望时,视线须得往上抬才能与纪云蘅对视。

她双手扶着桌子,眼睛瞪得圆圆的,满眼的戒备。

只不过许君赫深知她的性子,这副模样落在他的眼中,纯粹就是纸老虎。

“为何不回话,你又不是哑巴。”

许君赫见她一直不说话,语气添了两分不满。

“你擅闯私宅,犯大晏律法,我会报官抓你。”纪云蘅毫无气势地警告。

“报官抓我?”许君赫双眸微眯,满不在乎地笑,“上一个说报官抓我的人,坟头草比你手下的桌子都高了,你当真要报官?”

纪云蘅的表情写在脸上,立即露出了害怕的神色。

她心想,来者不善。

她记得这个人,是昨日在涟漪楼里,苏姨母招待的贵客。

许是个当官的,别人都叫他大人。

纪云蘅并不知他的身份,只是昨日在酒楼回话的时候,直觉他不是个好相处的人,没想到今日竟闯进了她的院子里来。

瞧着不像个好人。

该怎么赶走呢?

许君赫在窗边站了片刻,见纪云蘅双眼逐渐涣散,似乎在走神。

他屈起手指敲了两下窗子,问道:“裴韵明,是不是你娘?”

纪云蘅听到这个名字,浑身一震,心头被狠狠砸了一下。

她已经有许多年未曾听过母亲的名字了。

当年一场大寒,母亲病卧在榻,躺下后就再没起来。

没了气息的隔日,纪家下人就来把她拉走了,当时才九岁的纪云蘅哭着闹着,仍无法留住母亲的尸体,自那以后,裴韵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年代文大佬的娇妻重开了

朝豫

诡异:我真不是至高神!

帝帝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