蒿里茫茫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六十八章,穿越成宋徽宗公主,蒿里茫茫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雨过天晴的瓷碗。

有细小的蟹爪纹,在澄净的表面慢慢裂开,像是这一盏天空炸开了无数裂纹。

看着它,这么一个名贵的小玩意儿,心里就觉得清醒,觉得冷。

有人将茶汤斟进去,幽暗氤氲。

漕官捧着茶汤闻了闻,那香得让人发昏的热气钻进脑子,整个人反而就更忐忑了。

“这是建茶。”他说。

“川茶粗鄙,”对方笑道,“我知贤弟风雅,极擅茶道,因此特地命人自东南小心送过来的。”

“兄有心,”漕官似乎很感动,赶紧小心喝了一口,又啧啧地称赞了几句,“我当何报呀?”

对方就又笑了一声,“不值什么,倒是贤弟有名画,传遍蜀中,改日若能取来一赏,愚兄便心足了。”

漕官整张脸就白了。

“不过是寻常画作罢了,”他苦笑一声,“怎么比得过宗汝霖的藏画?”

“那岂是他的画?”对方的声音里透出些不屑,“他倒身段柔软。”

长叹一声。

“纵如此,我又岂敢与帝姬争强?”

茶汤轻妙,滑落喉咙时流畅极了,一点涩味不留。

话题也是这样的流畅,从名画顺顺当当走到了帝姬跋扈的话题上。

不说官家与黄筌谁的画技更高明,只说帝姬糊了题跋这事,其心可诛呀!

这么多人,谁个是傻子?都知道官家的画高明是高明,不高明你也不敢说一个不字,你怎么就敢糊了官家的题跋印鉴,拿来让大家臧否?大家臧否了,是不敬,你这纯孝的女儿难道就敢说一句心诚心敬吗!

“她毕竟是帝姬,又只有十三四,她便胡闹,咱们岂有同她分辨的道理?”漕官叹气道,“又岂敢同她分辨呢?”

“话虽如此,”对方的声音里就透出了一股恨意,“贤弟受此辱,我替你不平呀!”

他受了多大的羞辱?

这话很难说,毕竟是他自己非要多那几句嘴,暗讽宗泽穷酸,拿来的画也穷酸——可宗泽一个老通判,被大家嘲讽几句怎么了?

倒叫他担了一个对官家不敬的嫌疑,这怎么不算羞辱呢!

原本大概只有三分羞辱,被这位有心人一说,漕官心里倒升起了七分怒气。

可他再想一想对面的身份地位,那怒气又渐渐平息了。

“一个将致仕的老通判也就罢了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等你转校很久了

三千风雪

与男主一夜情后(1V1)

栗子糖炒肉

冯助理有话要说

黄铜左轮

我用wtw速通咒回

鹿蜀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