蒿里茫茫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八十三章,穿越成宋徽宗公主,蒿里茫茫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赵鹿鸣偶尔反思,觉得自己这些年来也不知道学了什么。

瘦金体是学明白了,各路神霄派教材也学了不少,兵书努力看了,战争学也不知道能考几分。

这些东西似乎有用,又似乎没用,但她总归是花费心力了,她觉得自己学得最不认真,但最有天赋的却不是这些。

她在汴京的宝箓宫中,看道士们同各路达官显贵,各位师兄师弟,讲起谜语来驾轻就熟,容易非常,久而久之她也无师自通了这门本领。

但来兴元府后,其实这本事她用的倒少了。

高坚果四兄弟里,三个是辽人,一个党项人,四个人不管心眼多少,说话都好直来直去,哪怕是心眼略多的高四果和王善,说到为难处都是吞吞吐吐,欲言又止。

只藏半句话,他们说谜语的本事只到这,多了藏不住。

尽忠是个机灵的,身边几个宫女也是机灵的,但他们都不会同她说谜语——她们是奴婢,失心疯才会让她猜。

曹福是个爱说谜语的,但也是个更加敏锐的,她稍有三分疏远的意思,老太监立刻就乖觉地退避一射之地,声称自己年老体弱,告假静养,用帝姬赏他的钱在南郑城外置了个很清幽的别院。离得不远,正好在帝姬想找就能找到他,不想看到他又看不见的位置。

还有个凄然老师。

凄然老师不讲谜语,他讲不出的话都是一肚子委屈。

总之赵鹿鸣最近很少猜谜语,但今天种师道和种师中又开始同她讲起谜语,她就打起精神来。

西京道人心未附。

她试探性地说,“既是新附之民,爹爹自然会体恤他们,为他们免除赋税吧?”

“官家是圣主,”种师中叹气道,“朝中各位相公亦有此意。”

然后呢?然后老头儿又不说话了,轮到她猜了。

官家是好的,朝中相公们也是好的,那为什么西京道的民心还是没稳定下来?

哦原来是下面的人把经念坏了。

顺着这个思路,她再试探一轮,“宣抚使在北,当有裁度分寸。”

种师中摸摸胡须,不说话。

种师道就笑呵呵地,“帝姬车马颠簸,难得至此,不赏玩终南山景色,难道要听两个老头子在这里讲些有的没的?”

弟弟眉目就展开了,也是微笑着,一脸的亲切,“此地有种家军驻守,帝姬若只暂住几日,于附近游玩,料来无妨,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太子表哥

镜里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