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还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太傅他人人喊打第97节,太傅他人人喊打,孟还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他面色铁青,猛地抬手打了一人撒气,冷不丁看见躲在暗处的李峁,立刻命人将他带来。

阿苏尔挥舞长鞭,狠狠抽在李峁身上,打得李峁痛嚎一声,一国殿下,又是在全力顶端站了两年的男人,此刻竟被打得躺在地上翻滚不止。

“说,那拓跋燕迟与你大齐的季怀真到底是何种关系。瞧那样子,我不信二人是仇敌。”

李峁不住求饶,气若游丝道:“……阿苏尔大人,我,我也不知,我只知两年前陆拾遗出使敕勒川的时候与那夷戎七殿下成了亲,实在不知季怀真又与他有何干系啊!”

又是一鞭抽在他身上,李峁啊啊大喊两声,往地上一趟,泼皮道:“杀了我吧,杀了我!你杀了我,我也不知二人有何猫腻!”

前有一国太傅当着百姓的面跪迎使其国破家亡的仇敌;后有一国皇子在地撒泼打滚求人放过他。那些已成鞑靼奴隶的大齐官员们见状,各自惨不忍睹地扭过了头,既心酸,又觉丢人。

李峁痛哭流涕地呐喊:“我当真不知啊!”

他跪下给鞑靼人磕头,额头往地上一贴,掩去那满眼令人看了胆战心惊的仇恨。又一鞭凌空飞来,抽在身上,可李峁咬牙死扛,撒泼耍无赖,愣是不交代出季怀真与陆拾遗互换身份,与燕迟成亲的乃是季怀真一事。

只要季怀真活着,他们就还有希望!

阿苏尔见李峁不似作伪,郁闷又烦躁地收起鞭子,派人把李峁连同其余齐人一起拖了下去,嘀咕道:“他发妻不是陆拾遗吗,怎么瞧今日这动怒杀人的样子,不知道的还以为季怀真才是他发妻。”

他心想:倒是听过拓跋燕迟不少传闻,都说他骁勇善战,用兵如神,听起来应当也是一个沉着冷静之人才对,怎的今日一见,看起来倒是为情所困,为情所痴。不顾季怀真已是齐人的眼中钉,非得把他要去,更不提明知已成他阶下囚,还胆敢伤他族中勇士,只因要给季怀真出头。

阿苏尔百思不得其解,骂道:“有他这样的将领,夷戎是怎么与我们平分大齐半壁江山的。”

又转念一想,如此也好,等他的人找到季怀真的姐姐,不愁不能以季怀真来控制拓跋燕迟。

“吩咐下去,务必找到季怀真的姐姐。”

见手下领命而去,阿苏尔沉思片刻,又突然往燕迟与季怀真离开的方向跟去。

再说燕迟,抓着季怀真的手腕往阿苏尔给他安排的住处走,途径一处池塘,季怀真猛地一挣,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陈皮糖有点甜

町禾

快穿之精情肆

丫丫

父王是变态

狄安娜

风流总裁俏秘书

onepeach

难言关系

冰块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