桑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他恨他的白月光第28节,他恨他的白月光,桑狸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赵璟那浮动蒸腾的情愫瞬间冷却,抓着鱼郦的手缓缓松开。

那柄蛇骨软剑最后在鱼郦身边,是东宫里杀赵玮的时候。

从那之后,她再醒来,就找不到剑了。

她知道,一定是被赵璟拿走了。当时觉得反正再也用不上了,就没再问他要。

可是如今,她既存了那样的念头,那这把剑是一定要带在身边的。

它是她的伙伴,是见证她由软弱走向坚韧、脱胎换骨的伙伴,若有来生,她必不做闺阁里的娇娇女,要做剑客、做侠士,哪怕一生贫苦,也绝不攀附在旁人身上而活。

所以,不管赵璟会不会不高兴,她都要把剑要回来。

赵璟却没发火,只是神情幽邃地瞧她,问:“这剑对你来说很重要吗?”

鱼郦道:“它陪了我五六年,就算是个物件,也会生出些感情。”

她随口一说,却刺进了赵璟的心里。

物件如此,人呢,更是如此罢。

赵璟心头被刺得血迹斑驳,对着鱼郦时却笑意温润:“好,我这就去拿给你。”

他在亵衣外系了件披风,去书房翻找出那柄蛇骨软剑,递给崔春良,吩咐:“找个鼎炉,把它熔了。”

崔春良应喏,赵璟又道:“熔了之后,把铁水端给窈窈,记住,要告诉她,这是她的剑。”

他说这话时,正坐在书案后,双手交迭,面含微笑,俊秀若琉璃美玉,清雅似濯濯山泉,纤薄的唇角勾着,明明极赏心悦目的一副皮囊,却让崔春良看得遍体生寒。

崔春良走后,赵璟没再回寝殿,他在宫苑里漫步,不知不觉走到宣德门边的阙楼前。

镇守阙楼的都虞侯下来拜谒圣驾,赵璟让他平身,让跟随的禁卫内侍止步,独自一人登上了阙楼。

风起梁栋数杖高,凭高俯瞰,九重云烟如在脚下,目所能及,是屋舍鳞立,万家灯火。

原来站在高出,同站在下面,感觉是截然不同的。

也不知当年,鱼郦站在这里,站在明德帝身边时,心里在想什么。

当年赵璟去刺杀薛兆年,被刺史府的暗卫所伤,其中有一剑离他的心很近,在被宁殊和宁棋酒救走后,就陷入了昏迷。

那时乾佑帝已决定起兵,他们不敢滞留金陵,只能快马加鞭赶回襄州。

路上赵璟偶有苏醒,但意识迷离,宁棋酒说他伤得很重,需施以针灸,针灸过后,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困兽(1v1)

妄想病

重生从拒绝女朋友安排开始

打不死的小萧

女教师的坏学生

ssn

大学里的淫花(繁体版)

卓越世界

崩坏3 和塞西莉亚岳母大人的足交最后发展成了…

Stuar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