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一只鱼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要我喂你吗?,食髓知味(姐弟骨科,1v1),我是一只鱼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时绥洗完澡出来的时候,门铃正好响了。

方才魏母出门为时绥去楼下的药店买点止痛药,许是没带钥匙,女人不觉有异,拉了拉领口的衣服就走向门口。

打开门的瞬间,时绥愣住了。

“妈,你打这么多电话我都没接到……”

男人穿了一身宽松的卫衣,显然是结束了工作后换下来的日常装,款式很简单,但穿在他身上显得年轻活力。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,大概是困扰会被人认出来,口罩摘了一半,锋利且精美的面庞轮廓即使在昏黄的楼道灯光下依旧引人夺目。

他拨弄了两下手机,话没说完,直直地抬起头来。

一时间两个人都愣在原地,没料到重逢的画面竟是这般模样。

男人长高了很多,浑身散发着一股莫名的疏离感,比从前更加难以亲近。

时绥的手握在门把手上,紧张得无意识地抠着有些铁锈的表面。

魏衡的话说到一半就没了声,他望着眼前的女人,竟开始怀疑是否产生了错觉。

她比三年前也成熟了些,脸上的婴儿肥褪去,不知是否是在外的三年过得辛苦。她的脸色有些苍白,眼神中透着局促,望着他的视线都有些波澜。

是……波澜吗?

两个人谁都没说话,声控的灯泡亮了又暗下。

黑夜中,他们久久地对视。

“哎!魏衡!”

身后的女人小跑着上前,随着她的话语,楼道的灯光再次亮起。

时绥已经垂头不再看他,只是侧身站在门口,是一副很明显的逃避的姿势。

“魏衡,你今天怎么会回来?”魏母很兴奋,提着的塑料袋发出簌簌声响,又立马挑了重点,“哎哟,姐姐回来了!”

魏衡的目光始终落在时绥的脸上,即使她已经侧身,留给他的是一个苍白的侧脸。

原来是真的,她真的回来了。

——

半躺在床上,手掌捂着腹部,轻轻地缓解疼痛。

时绥有些绝望,事实证明,她依旧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来面对魏衡。

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少年,他做事足够果断,待人也能够圆滑,处理事务从不拖泥带水。

如果说这是他本就有的性格特点,那么在方才的对视中,好似已经没有了从前的火热、疯狂,取而代之的是淡薄、疏离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没有意义的事情

溏心咸鸭蛋

位面调教系统

glmjjz

野花香

谁偷我秋裤了

极品家丁之戏花

金甲护卫

所以我放弃了恋爱

好漂亮啊土方先生

林寡妇(H)

大珍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