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一只鱼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搬出去,食髓知味(姐弟骨科,1v1),我是一只鱼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时绥发抖着用袖子擦嘴巴,好似想要把嘴唇擦破一层皮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女孩气得说不出话来,眼底涌起泪水。

少年被打得微微侧头,他的脸上慢慢地浮起粉红色的掌印,在洁白的皮肤上很是明显。

“疯子……疯子……”时绥哆嗦着,眼泪滑落下来,显得楚楚可怜。

“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!”少女崩溃地大喊,哽咽着哭泣,“魏衡,我讨厌你!我讨厌你!!”

时绥砰地关上了房门,里面传来了她嚎啕的哭声。

少年失神地站在门口,微长的刘海盖住了他的眼眸,“吧嗒”一声,泪水滚落。

——

时绥生病了,元旦第一天,她发了烧。

梦里的少年将她压在床上,束缚住她的手脚,强硬地吻着她的嘴唇,身下那根粗大的性器粗暴地侵犯着她的身躯。

她想大喊,但是喉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她求他不要这么对她,但是少年置若罔闻,一遍遍地说着——

“姐姐,我爱你。”

——

“怎么会突然发烧呢?”时父坐在时绥的床前,很是焦急。

“可能是着凉了?”魏母皱着眉,将冲泡好的药剂递给时父,“哎,新年的第一天。”

时绥嘴里嘟囔着,时父侧身,听不清楚。

“囡囡,囡囡?”他拍了拍女孩,满是心疼。

时绥悠悠转醒,头痛得厉害。

“醒啦?”时父笑笑,将装着药的碗递给自己的姑娘,“先喝药好不好?喝完了再睡。”

时绥眼神看不太清楚,摸索着拿起碗,皱眉喝了下去。

“昨晚着凉啦?”时父收起碗,为时绥擦擦嘴巴。

时绥不想说话,转过身就睡了。

时父摇摇头,带着魏母退出了房间。

——

晚些时候,时绥感觉好些了,但偏头痛依旧。

门外敲了敲,魏母询问道:“岁岁,你醒了吗?”

时绥开口,嗓音沙哑,“醒了。”

魏母手上端着饭,笑着进来,“一天没吃东西了,我给你端饭来了。”

时绥确实饿了,她接过,轻声道:“谢谢阿姨。”

魏母欣慰地看着女孩,半晌又问,“是不是和魏衡吵架了?”

知子莫若母,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代号鸢同人|笙歌

你竟敢质疑独角兽

分流小作

叶子

隐匿

不喜欢下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