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一只鱼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“是不是准备好被我的鸡巴插逼了?”(h),食髓知味(姐弟骨科,1v1),我是一只鱼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这还是时绥第一次来魏衡的房间。

原本这间卧室是客房,小时候有亲戚或朋友来家住就会睡在这里,魏衡他们搬来之后就改成了他的房间。

魏衡的房间很干净,物件都整齐地摆放着,没有多余的杂物,看着让人舒心。

时绥的目光落在桌上,开口问:“你在上药?”

魏衡刚搬来一张凳子示意时绥坐下,点点头道:“胳膊上的刚才在医院换过了,现在要给头上的伤口换药。”

“我来吧。”少女没坐下,只是伸手去拿了药剂。

少年愣了愣,看着女孩眼中的担心,突然笑了笑,轻声道:“好。”鮜续zhang擳噈至リ:y huwu na e

时绥站在魏衡的身后,少年坐在椅子上,垂头将微长的头发拨开,露出略显狰狞的伤口。上面的新肉已经长起来了,粉嫩嫩的。

“疼吗?”将医用棉签擦过伤疤,时绥问道。

“不疼。”本就马上好了,况且此刻是她在给他上药,怎么会疼?

“手臂上的那个,”时绥目光转移,又问,“是因为今天打得吗?”

魏衡笑笑,回想着,“是也不是。”

今天打人扯动伤口算是一个原因,但最根本的是昨晚,疯狂的一夜,时绥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几次抓到了他的伤口。不过好在每次少女抓他头发的时候只抓他两侧或是发顶,并没有碰到后脑勺,不然也估计会和今天一样,又一次缝合。

时绥自然没明白魏衡话里的意思,只是小心地给他擦拭伤口。

魏衡伸手缓缓地揽住少女的腰肢,大掌贴在她的后背,指腹轻轻地摩挲。

“今天看到他拍的视频,”少年垂眸,眉头微皱,“我真想杀了他。”

时绥一愣,回想当时他的神情,冷得就要把人冰冻。

“我把他拍你的删了。”少年又说,像是吐了一口气,“他居然敢摸你。”

时绥将药瓶拧起来,用纸巾吸去多余的药剂,轻轻地吹了吹,“所以,应该谢谢你。”

魏衡抬眸,去看身侧的少女,嘴角是浅浅的笑意,“你还是第一次谢我。”

“不只是我,”时绥对上他的视线,眼眸中闪着点点星光,“更是为了其他女生。”

她没想过,他居然让那个猥琐男给女孩子道歉,不单单是为了维护她,更是所有被欺负的女性。

魏衡会意,双手环住时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代号鸢同人|笙歌

你竟敢质疑独角兽

分流小作

叶子

隐匿

不喜欢下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