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林森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40章,我有辱斯文,木林森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傅时秋:“……?”

傅时秋抬起头,看见盛鸣尘微微翘着唇角,耳尖泛着一点可疑的粉色,像刚给主人踩完奶的臭屁猫猫头。

觉察到他的视线,盛·猫猫头·鸣尘立刻绷住上扬的唇角,昂着下巴矜持道:“这车厘子,不单是买给你的,司机也有一份。”

莫名躺枪的司机:“???”

傅时秋品了品这话里的含义,敏锐地捕捉到一个关键词——别高兴。

又联系到刚刚在他家盛鸣尘“笑起来不像他”的忠言,他顿时恍然大悟。

原来白月光是高岭之花清冷挂!

于是傅时秋迅速垮起个批脸,冷淡道:“哦。”

演技这块他一直拿捏得很死。

等着被夸的盛鸣尘:“……?”

他欲言又止地看了傅时秋好几眼,“别说气话,车厘子,都是你的。”

再次躺枪的司机:“……”

懂了,我也是你们py的一环。

气话?

傅时秋耳根一动,是让他演白月光生气的意思?

但盛鸣尘方才分明是在表白吧,白月光为什么会生气?

傅时秋纠结地看了盛鸣尘一眼,还是决定尊重甲方的意愿。

别问,问就是丧妻寡a的心思你别猜。

傅时秋面无表情地偏开脸,冷漠道:“嗯。”

盛鸣尘沉默了。

余光里,傅时秋鼓着脸,像只气鼓鼓的河豚,圆润的后脑勺仿佛写着四个大字——莫挨老子。

“……你在生气?”他莫名道。

傅时秋将高冷贯彻到底,“没。”

盛鸣尘:“……”

盛鸣尘反思两秒,自觉自觉并没有惹到傅时秋。甚至,五分钟前,他才刚刚表露过心意。

更何况,对于车厘子给司机这句口是心非的话,他也及时进行了补充。

所以,傅时秋到底凭什么生气?

盛鸣尘越想越窝火。

真是笑话!他都没和傅时秋计较当年单方面同他分手的事,傅时秋作为过错方,不主动些哄着他,倒是和他生起气来了。

莫名其妙!

然后,两个人婚后的第一次冷战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开始了。

傅时秋谨记盛鸣尘“不许笑”和“高岭之花白月光”两点要求,整天在家垮着个批脸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都市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华东烟雨

倪二十

浅浅来迟(骨科、姐弟、1v1)

纤纤细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