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林森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80章,我有辱斯文,木林森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如果拼图上的那抹亮色不存在呢?如果那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梦呢?如果傅时秋的人生本来就是晦暗无色的呢?

所有的问题都在走到出租屋门口时有了答案。

傅时秋看到了盛鸣尘。

三个月前站在这里捧着一迭结婚协议书,说要和他结婚的盛鸣尘。

第五十章 五十一只猫

[这是51章]

傅时秋怔住。

在今天之前,离婚于他而言是一件时刻标注在日程表上的事。

因为他总觉得盛鸣尘和他的婚姻并非爱意的结合,而是掺杂了许多东西的不纯粹结合物,像滴在清水上的食用油,永远无法融合,注定不会长久,所以他始终做着离开的准备。

然而从今天开始,傅时秋却产生了想让食用油融入清水的念头。

因为他终于窥见了那块灰色拼图中唯一的亮色,只是傅时秋还来不及抓住他,那般耀眼好看的拼图色块,就不愿意再待在他的世界了。

傅时秋的人生好像一直在失去。

从十岁那年带着全家人期盼的傅普信降生于家中,属于傅时秋的被父母偏爱包容的美妙童年就此逝去。

十八岁高中毕业,好不容易拥有了可以为自己人生做主的机会,却被高美兰擅自篡改的大学志愿录取书剥夺了希望。

自那以后,傅时秋的世界彻底陷入晦暗,他不再主动期待什么。唯一的愿望是尽快攒够一百万,去一个离渠城很远很远的地方,一个人孤独地死去。

如今,傅时秋的失去清单又多了两样——被他弄丢的布偶猫,和即将与他离婚的盛鸣尘。

然而若是追根溯源,先丢掉盛鸣尘的其实是他。

梦境清醒后,傅时秋总是在思考,为什么盛鸣尘的面容总是蒙了一层雾?为什么盛鸣尘总是被真实生动的世界隔绝在外?

现在傅时秋有了答案。

那分明是他的世界,名为傅时秋的人类才是一切场景构筑的造物主。

把盛鸣尘隔绝孤立的,一直都是他。

把一个人孤绝地扔在记忆宫殿遗忘十年,本身就是一件十分残忍的事。

所以盛鸣尘选择离开,是人之常情。

但是为什么,为什么傅时秋那么难过呢?

明明同吴勇刚聊天时,傅时秋仅仅把盛鸣尘归结为“有好感、人不错的金主老板”。

因而盛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都市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背叛爱情

唯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