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锦袖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76节,明月应照我,小锦袖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栾深立即意会:“白合存。”

谢慈:“白合存的升迁其中必然有猫腻,礼部侍郎与此也有脱不开关系。拔出萝卜带出泥,一根藤上牵一串。到时候肯定有热闹看。”

他一杯热茶倒进口中,激起了一阵咳嗽,像是从肺中灌出来的,时断时续,一直停不下来。

栾深赶紧倾身再给他续了杯茶。

谢慈摆手示意不能再喝了。

栾深道:“一个女人能带着你翻下马,堂堂次辅大人,你真让我开了眼……没事吧?”

谢慈抚住胸口,闷闷地舒了口气:“无碍。”

栾深侧头朝外面看了一眼,说:“人家姑娘喜欢你,一往情深,你何必非要把人往外推呢?”

谢慈稍作喘息,平复下来,道:“世人都道我疯疯癫癫不成人形,其实她才是魔怔的那个。她这些年,自己一个人沉沉浮浮,性格都长歪了,一心挂在我身上,连自己是谁都拎不清。”

栾深为人机敏,很能理解谢慈的深意,说:“你倒是用心良苦,那你希望她怎么做呢?”

谢慈道:“我从未把她当成我手里的一把刀,是她自己。人这一辈子,两件事情不能忘——不能忘了自己是谁,不能忘了自己要干什么。她什么时候想通了,我什么时候才能放心。”

他这一番话其实没表现出多少愁意,但仔细回味起来,不难察觉到满腔的艰涩。

栾深摇了摇头,劝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但是感情面前是讲不通道理的,你是个克己禁欲的圣人,可你不能要求人人都和你一样。”

芙蕖迈出的脚步缓缓退了回来。

她就站在一窗之隔的外面,他们谈话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她的耳朵里,以她的听觉,一字不落。

芙蕖背靠着漆红的柱子,仰头望着湛蓝的天。

——不能忘了自己是谁。

——不能忘了自己要干什么。

她是谁?

她是六岁那年被抛弃的白家女。

她是六岁那年被卖入谢府饱受折磨,差点死在到刽子手刀下的小废物。

她是六岁那年被谢慈救下,此后便一直呆在他身边的一条小尾巴。

那一年的塘前街、鹿梨浆,像是一道天堑,隔开了两个小女孩的命运。

她们一个名叫小麦,一个名叫芙蕖。

小麦的生命是从呱呱落地的那一声啼哭开始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电视剧追爱家族同人绿帽私人定制

孤独的ntr

和魅魔的性福生活

善于摸鱼的萌箱子蓝

巨屌御姐

汤芫儿

最适合的莫不是初恋

留步

无敌萌宝闯诸天

如风若云

抗日之铁血八路

老人新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