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锦袖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82节,明月应照我,小锦袖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谢慈接了酒,冰凉的手指贴在陶罐上,感受到一阵暖意,竟还是提前温过的。

“客气了。”

谢慈双腿至今还站不起来,喝下陈宝愈敬的一口酒,意为不计前嫌。

在他看来,这没什么可计较的,一场拉锯,一场胜负而已。

倘若当日赢家是他,陈宝愈的境况不见得比他现在更好。

既无深怨,也无血仇,一个在朝,一个在野,立场也无相对,那便就只是玩而已。

谢慈不是玩不起的人。

输了就掀桌的德行他做不来。

陈宝愈:“我应当早些结识你的,当年同在燕京城,平白错过了好多年。”

谢慈察觉到他话中透出的亲近之意,一时拿不准到底是真情还是做戏。

但无论怎样,他可没有结交的意思。

两个人因利而趋,完事后江湖不见才是正理。

陈宝愈问道:“离京多日,谢大人有没有什么挂心之人或事?”

罗浮香的醇厚顺着喉咙滚进腹中,再燃烧至四肢百骸,浑身的血都在这一瞬跟着热起来了。

谢慈摇头,说:“没有。”

他在燕京城内布的局势已有了形状,用不着他事事亲力亲为的盯着。

他等回了外放多年的栾深。

将栾深留在燕京,留给皇上,他没什么不放心。

只除了一个人……

皇上有心腹作伴,有忠臣辅佐。

可他撂下的那丫头,身娇体弱却一身孤单,是个一无所有,只知跟着他瞎跑的人。

她能不能照顾好自己。

离了他,又会不会到处乱跑。

她体内凤髓初成,他最明白其中痛楚。

可惜阴差阳错,形势错了。

她得独自一人苦熬。

陈宝愈坐的地方高他半头,以他的角度打量,谢慈的面容沉静,仿佛画了一笔抹不开的阴郁。

谢慈阖了一下眼,隔绝了陈宝愈探究的目光。

半晌,他将空了一半的酒坛,立在木栏上,余下的半坛琼浆摇摇欲坠地保持着平衡。

霞光消弭于天迹,苍茫的夜色蔓上来。

谢慈说:“陈堂主意欲何为,请详谈。”

第72章

塘前街,鹿离浆。

扬州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哥是亲王白月光的替身

尼巴巴划水

我在仙界富甲一方

彩虹鱼

贵女亭嘉(重生)

猫爪汤圆

夜奴

lyswey

隔壁邻居想上位

黑摸仙

讨好

寒江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