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锦袖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84节,明月应照我,小锦袖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可芙蕖刚一照面就削掉了他的一只耳朵,毫不手软。

他若是服,这便是恩威并施。

他若是不服,下一刀,便无恩可言了,削的就是他的脑袋。

谢慈随着陈宝愈失踪在颍河画舫上,自此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,再听不到任何消息,生不见人,死也不见尸。

芙蕖在扬州别院收拾了他的旧宅邸,别院留守的除了那些待命的姑娘,便是已有年纪的奴仆。

谢慈书房里好多书该晒一晒了,谁也没有在意。

芙蕖挑了个晴好的日子,挽起袖子,亲力亲为,将书籍竹简以及匣子中珍藏的画卷搬到了院子中。

盈盈似乎意识到她身份的转变。

府中所有人对芙蕖的态度变得客气恭敬,规矩森严的府中没有她去不得的地方。

即使是书房重地,也任由她折腾。

盈盈时不时来看看她,目光和神情总是很复杂。

院子里的姑娘们还不知谢慈的境况凶险,她们都不相信谢慈会出事,凑在一起叽叽喳喳,除了闲谈些市井热闹,便是暗中观察着芙蕖的所作所为。

芙蕖将书摊晒在日头下,几架实木的屏风也都抬出了院子。

盈盈绕着屏风徘徊在附近,并不敢靠近。

芙蕖闲下来,坐在院中的罗汉床上,朝她的方向望去,问道:“你有话要说?”

盈盈见她肯搭理人,才迈步走近了,说:“我记得小时候,我们有个姑娘无意中闯了他的书房,便被关在小黑屋里七天整,一双手也肿了七天整,日日遭受戒尺的笞楚。”

芙蕖知道她说的那件事。

那正好是谢慈刚引渡凤髓上身的那几日,情绪喜怒无常,那女孩闯进书房的时候,正赶上他压制不住躁动的血气在书房中动了刀乱砍一气。

她推门而进倒也罢了,万不该失声惊叫,引来了谢老侯爷和谢太妃。

那姑娘在小黑屋的七日难熬,可谢慈也因此被浸在了满是浮冰的湖心亭中,冷静了七天。

芙蕖淡淡的说:“谢爷人如其名,菩萨心肠,如果换做是我,定然要切下她的舌头,让她管好自己的嘴巴。”

盈盈脚下猛的一顿,结结实实愣在了原地。

芙蕖的脸枕在罗汉床的木架子上,身体软软的斜倚着,彰显出凹凸有致的玲珑。

盈盈满眼的不可置信,她似乎有许多话想要说,但最后在口中转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布洛妮娅的沉沦

有机水滴

山河人间

君莫忘川

天道酬勤,从山区开始崛起

若醉若离

大荒私生子

独孤一生只为你

你看见我老公了吗

大袖晚风

荒城之神寨没落

老红孩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