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锦袖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95节,明月应照我,小锦袖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彭台看不下去了,用肘碰了碰他的袖子。

边阳前面被谢慈盯着,旁侧被彭台盯着,委实觉得没有宣旨的气势,索性也不读了,直接将一折陛下的御笔呈上谢慈的手中,让他自己看。

另还有一只沉甸甸的锦囊,一并奉在桌案上。

谢慈一目十行,读完了密旨中所写,又拈起了锦囊,当着二人的面,从中倒出了一枚金印,厚实的砸在了桌面上。

那可是真正令人侧目的东西。

彭台直接看直了眼。

谢慈将那枚金印在手里翻了两个,收进了袖子中,密旨引了火烧掉。

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,这回把边阳也看愣了。

边阳:“烧……您这就烧了?”

自古君臣之间都有一不成文的默契,密旨所宣多为见不得人的交代,聪明的臣子们便会留个心眼,将其收置于匣中好生存放,以免哪天皇上翻脸不认账,卸磨杀驴。

当然,君君臣臣,帝王之威不可犯,若有朝一日,君要臣死,八百个心眼也没用,他们都寄希望于不要走到最后的地步。

谢慈却烧的一点也不犹豫,着实不知该说他心宽还是赤城。

密旨在火中蜷缩成灰烬,抖落在铜盆中。谢慈把手中所有的信件分门别类归好时间,用漆盘托着,递给边阳,说:“你来看看。”

都是当年谭羿与原徽州知府之间来往的书信。

边阳在燕京中只读过几分遮遮掩掩的奏报,并不知晓真相摆在面前,竟是如此奇冤。

那可是谭羿一家老小的全部性命!

谢慈道:“我记得,这桩案子,当初就是你们刑部竭力主张定罪的。”

在刑部苦熬了多年还是一个小小员外郎的边阳忍不住脸烫,神仙打架,殃及小鬼,尽管他当时根本插不上话也插不上手,甚至连最关键的案宗文书都接触不到,但心中仍旧难掩愧意。

谢慈敲打一通,无非是想看看此人是否得用。

他从不轻易对人托付信任,可驸马栾深举荐的人可以算是例外。

谢慈敲打完了边阳,再看向一直默不作声的彭台,对于这位看上去比较中庸的新知府,他只留了一句忠告:“水滴石穿,非一日之功,记着,保命最重要。”

彭台琢磨着这句话,后知后觉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谢慈只在府衙里接了他们第一面之后,便没了踪影,仿佛是故意等在这里,接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国王没魔了

25时12分

望尘莫及

双子的一只叉子

妾身不想重生

双鲤珠

有种跟我结婚啊!

月寂烟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