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府海棠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突如其来的拜访(剧情),以礼服人(NPH),西府海棠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沉昭礼不仅脸红,耳朵也红,像煮熟的虾一样。小姑娘听话的埋首在男人胸前,不敢抬头跟江绥宴对视。

“乖,这才像话。”江绥宴单臂锁住沉昭礼的腰,咬着她的耳朵说出来磨人神经的话。

语毕,江绥宴捏住沉昭礼的下巴不由分说的吻了上去,沉昭礼攀着男人的肩,呜咽着回吻,整个人可怜兮兮的,像一朵柔若无骨的菟丝花,任男人予取予求。

机场到沉家一个多小时的车程,江绥宴也没想太难为沉昭礼,只想亲亲了事。可耐不住小姑娘一直蹭他,小逼隔着布料在江绥宴的巨擎上来回摩擦,江绥宴觉着再磨一会儿小逼就要出水了。

他伸手一探,果真捏到了薄薄的湿意。

江绥宴低低的笑出声,“还是这么敏感,亲一亲都能湿。”

沉昭礼又往男人那边靠了靠,双腿紧紧夹住男人精瘦的腰,双手搭在男人肩上,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江绥宴看。

江绥宴的眼尾是化不开的笑意,修长的手指却湿意上移开,而是滑到沉昭礼的大腿根处,捏着她的腿肉。

“乖,过会儿还回家呢,今天先忍一忍,改天做。”

江绥宴的声音沙哑性感,下身隐隐有抬头的趋势,却还是克制着欲望,撩拨着软的像一滩水的沉昭礼。

车很快到了沉家,江绥宴细细的给沉昭礼收拾着,拢好她散乱的头发,抹平她衣服上的褶皱,浸湿了手帕给她擦脸。

“收拾收拾,让人看见像什么话。”

江绥宴戴上眼镜,又恢复到原来一丝不苟的正经模样。

沉昭礼拉着江绥宴的衣袖,不情愿的下车。

外面站着沉父和沉母,沉昭礼一见到沉母,激动的眼泪汪汪,刚才的不愉快也全都忘了。

沉昭礼和沉母母女相见,泪眼婆娑。反观沉启华和江绥宴这边则显得格外冷静,两个人聊的不外乎也是些政治上的话题。

晚上,沉昭礼在饭桌上吃饭,沉父忽而喊她明天去拜访一下沉家人。

“沉伯伯吗,确实好久没见了,他老人家身体还好吧。”

“你沉伯伯一切都好,这次叫你去,主要不是为了拜访他老人家。均移在你去国外念书的时候结婚了,你也好久没见着他了,怎么着均移也算你半个哥哥,去看看他……”

沉启华在一旁自顾自的说着,沉昭礼一个字都没听进去,只听见了“均移……结婚”这几个字眼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都市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

断桥残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