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府海棠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没插几下就喷(江绥宴封砚祈3),以礼服人(NPH),西府海棠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镇定剂的药效快过了,沉昭礼在屋里哭着跟江绥宴打电话,哀求男人进来,江绥宴狠着心不应她。沉昭礼又去哀求封砚祈,可男人也少见的十分犹豫。

终于,连与接到消息,拿着一个绿色的小瓶过来,先是给江绥宴和封砚祈看了一眼,然后转手交给医生研究。

“不用看了。”封砚祈突然发声,“这种药,没有解药。巴西货,用来惩罚不听话的妓女的,药劲很猛,只能靠男女行房才能解,还不一定解的完。”

偌大的房间死一般的寂静。

“先把峰皇影业和那个男的控制起来,楼下的宴会继续,剩下的明天再说。”

“是!”

说罢,连与就带着医生离开了。

封砚祈身上只套了件睡袍,腰带松开,露出了结实的胸膛,琥珀色的眼睛一直盯着江绥宴看。他缓缓喝下杯中的最后一口酒,什么也没说,径直走进了房内。

江绥宴看着封砚祈进门,没有阻拦。他缓缓挽起袖子,扯下领带,跟在封砚祈身后进了房门。

kgsize大床上,江绥宴和封砚祈一前一后,把沉昭礼夹在中间。

药劲再次翻涌,沉昭礼的头脑却越来越清晰,身上所有的感官都被放大,轻微的肢体接触都能让她吐出一股股花蜜。

“这个药一开始会让人头晕,但是越往后她的意识会越清醒,所以,她会清楚的记得今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封砚祈用虎口圈住肉棒,一下一下的在沉昭礼的软穴上剐蹭。

“封总懂得不少。”

封砚祈知道江绥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他也不生气。

“春药嘛,也算违禁品,手底下的人经常缴获,江市长想研究一下的话,我派人给你送点。”

两个男人你来我往,床上也不肯忍相让。

沉昭礼却不甚在意男人们的谈话,她一口的含住江绥宴的肉茎,细软的舌头,温热的口腔,不管不顾的把江绥宴的往深了含。

以往哄着求着她才肯舔一舔,还一直嫌累,如今倒好,唇舌并用,吸吮的啧啧作响,舔的男人舒服极了。

江绥宴按住沉昭礼的头,有规律的抽出顶入,喉头间一阵阵的低哑性感的喘息声。

“唔嗯……呜呜……”

粗硬的肉棒堵着沉昭礼的嘴,沉昭礼拼了命的往下吞,口中和鼻间充斥着满满的麝香气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都市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

断桥残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