兔兔吉利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冷漠兄长与哑巴继妹(15),【快穿】睡了男主后我死遁了(NP高H),兔兔吉利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看着眼前这一幕,沉瑛愣了愣,瞳孔因惊讶而微缩。

这时,正在接吻的男人在换气的间隙突然睁开眼睛,清泠泠地朝他看来。

那是捕猎者一般带着警告的眼神,威慑十足。门前的青年识趣地别开视线,转身离开了。

季汐听到别人的脚步声,突然紧张地睁开眼睛。林望殊安抚般握住少女的脖颈轻轻摩挲,另只手缓缓向下,将她往怀里一揽。

两人顿时贴得更近了些。

少女闷哼一声,又软绵绵地趴在他胸口,踮起脚专心回应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车库的空气都变得有些燥热,这个漫长的吻才结束。

季汐的嘴巴有些红肿——这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,缠着她的下嘴唇不放不说,还用牙齿咬她。她现在嘴巴还麻麻的,不知道有没有破皮。

「你怎么了?」

少女比了比关心的手势「我们先回去好吗?」

林望殊静静地看着她,好一会儿才说:“你觉得我应当回去?”

季汐没有回答。

她无法代入林望殊的位置,无法理解他和林父林母的矛盾。原主作为一个小叁的孩子,平日里在他面前连头都抬不起来,宛如兔子见到鹰。

可如今她不是林汐,无法感同身受那份内疚和痛苦。

男人那双乌黑清冷的眸子看了她许久,似乎想在她脸上找到什么答案,可是少女似乎有些茫然,好像整件事情都置身事外。

她该置身事外么?

上一代的恩怨,也让她受到了不少好处。如果得到好处是有她一份,那么他心底这份恨意是否也要她来承担一点?

想到这里,男人眸中带着一丝近乎残忍的神色,捏起她的下巴,迫使她抬起头来和自己对视。

“谢芳自作主张搬出了我母亲的画像,刚才不小心将它摔得粉碎——”

谢芳就是林汐的母亲了。少女似乎想说什么,林望殊攥住她的双手,让她动弹不得:“不要替她解释,画像平日里放在仓库里,没有人会特地找到。”

更何况,画像有半米高,加上画框沉得很,平日里放在仓库的地上纹丝不动,不是故意的根本说不过去。

林母的心思昭然若揭,这些年来她陆续将老林前妻的东西从别墅里清走,照片、相册也统统处理掉。这个画像是林望殊的生母去世后留下的不多的遗物,是他小时候看着母亲找了画师,一点点完成的作品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抗战:鬼子太太不想丈夫丢工作

识时务

与副(太太与副官不得不说的二三事)

小粒松子

无能狂怒的人生

枯藤老树

(历史同人)千古一帝都在直播间抢小说

迴梦逐光

痴女转生 就算成为异世界强者也要继续做肉便器

霜之哀伤

撩心

木桃逢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