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尘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34、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那天没做成(加更,忠犬(SC,1V1,黑道),白尘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离开墨西哥那天,萧星淳穿着一身黑色的裙子,大檐帽遮住半张脸。

两周后是她正式接手萧家的日子,她必须要在那个日子之前回到国。

萧星淳的卧室里飘着熟悉的熏香味,母亲提前将所有的细节都安顿好。没有人问她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,甚至没有一个人提起关于墨西哥的种种。原因她清楚,无非是大哥提前嘱咐过时澈和她的渊源。

他成了这个家的禁忌。

他们太了解她,知道太多的无意义安慰等同于一次次揭开伤疤,所以他们给她时间自己恢复。

她的家人,维护着面上的平静,不让她的天塌下来。

但她不相信时澈死了,没有看到他的尸体,他就是活着。

而且她能感应到有一枚和自己有关的心在某处跳动着。那样强烈,时时刻刻发出召唤的魔咒。

它只是在等待一个契机,等到了便会有回应。

和她随行的除了一束干花外只有一个坛子,上面盖着干净的白布,一路上每当有人想揭开都会被她制止。

她一个人哼着歌悠哉地搬着坛子来到花园一角,这里是她小时候的秘密基地,放着所有她喜欢,但是母亲又不太赞同她玩的小东西。

现在又多了一个收藏品。

她揭开白布,埃文的头赫然出现在坛口。坛子装着臃肿的身体,他的面色快和花白的头发融为一体,嘴里叼着布,连挣扎吐出去的力气都没有。

“你好好在这里待着。”萧星淳端了一盘肉过来,烤熟发焦的肉皮上头,还有半块他熟悉的纹身图案。

埃文被那甜腻的气味熏得想吐,含含糊糊地求她杀了自己。

“那怎么行呢。”萧星淳轻轻摸了摸他的头,眼神平静阴森。

“要等我找到时澈再说啊。”

她冷冷地盯着他吃掉那块肉,回到房间铺开洁白的画纸,画下时澈的脸,叫来陈敬之交给了他。

“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他是谁。”

陈敬之看了一眼画像,莫名觉得这人的脸有点熟悉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我这就去。”

他没将疑惑说出口,但是心里多少存下疑影。

不过临走前还是遵照萧峋的吩咐问了萧星淳一句:“您认得贺谕吗?”

萧星淳抬起眼。

贺谕,如果是贺家的废物儿子,那她就知道一点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被男主们透了

团团子

游鱼(诱喻)nph

魔影影

中宫的自我修养

钱湖

长刀入春闺

连理芝芝

洗脑战队

LOVENATSU

穿成渣男他爹的白月光

一条小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