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lpeA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1,苏台(古言),MalpeA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眼睛适应了之后,手摸到枯脆的树叶,她爬起来,翻了个身又倒在地上,太累了。

月光正亮,她看清了不少东西。

比如盘在树上的蛇,河里边干枯的荷叶,河边跳来跳去的青蛙,远处林外还传来狗吠。

她闭上眼,有点想哭,却大声笑了出来。

她一月前杀了一个人,拼命逃拼命逃,冒死从两国边境线,荆棘丛生的野道里跑来了盛京。

梁都杀父杀母,不问是非,均判死刑,盛京则还有一条活路。

现在她已身在盛京地界,不问以后如何,现在她是活下来了。

日子渐冷,月属寒,不再狂跑之后,她躺在地上才感觉到一阵寒意。

就这么冷吧,随风吹起她已经打结的头发和脏兮兮的衣摆。

她慢慢闭上眼,闻到了一丝不属于这片地方的味道。

是兵甲,血腥又冷硬的兵甲味。

她睁开眼,周身已然被一群士兵围困,长矛直刺到她眼前。

“你是何人?”

这里是两国交界处,守卫无时无刻不在巡逻,不被发现是不可能的事,而且她走野道的痕迹也无法遮掩,很容易就被人看到。

长矛刺在她眼前,士兵们却看着这女子丝毫不惧,双眼亮晶晶,充斥着明媚。

“我呀,从现在开始——我就是盛京人。”

“盛京人”当即被架起来带走,关在营地里。

这帐子里有吃有喝,还有水洗澡,因为就连兵营的糙汉都嫌她太脏了。

一桶清清白白的水,叫她洗的乌黑。

打结的头发扯了半天扯不开,索性桌上有把剪子,直接剪掉了。

穿上干净的麻布衣,她正想着如何倒了这一桶污水,却陡然从水面上看见了自己的倒影。

她都快不认识自己了。

右颊被树枝划破,一道红痕火辣辣的疼。

“赵惊鹊……”

她无意低喃出自己的名字,猛然惊醒。

外头下了细雨。

小吏风风火火揣着一本大本子过来给她登记名字,正瞧见她一盆盆往外倒水。

“你干什么,这什么水这么黑。”

倒水的人动作一顿,抬头面无表情回:“我洗澡水。”

“哦,那先别倒了,过来坐下。”

这小吏瘦小,军服穿身上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首页 目 录 下一页
都市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长子一脉(背德.无节操)

谢太太想养马

情定旧爱

苏沂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