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lpeA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26,苏台(古言),MalpeA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天边泛起鱼肚白时,外面的守卫正换班,赵苏台蹲着蹲着,猛然抬头看向床上。

赵苏台深吸一口气,插上了门栓,然后去床上扒掉了商岐的衣服。

果真,哪里有什么伤疤,府君养尊处优,身边最少也有三十个护卫,就算有暗杀,还没近身就被解决了。

赵苏台彻底泄气。

她想明白了,凶煞早已应验了,这一次醒来了,万一以后再入梦,她醒不过来,不就相当于把她杀了吗。

越想,手上衣领抓得越紧。

商岐被卡脖子,呼吸不过来,他拼命醒过来,就发现赵苏台有种想要用衣领杀了他的感觉。

“赵姑娘?”

赵苏台一吓,赶紧松开他。

“府君,你真的醒了?”她盯着他,有些犹豫。

什么意思?

商岐慢腾腾坐起来,瞅着她的神情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赵苏台沉默的摇摇头,看着他这什么都不记得的模样,一阵心累。

从头至尾,只有她一个局中人。

她第一次惊醒,摸到身上的佛牌以为自己真醒了,可是再没注意过佛牌不知不觉就不见了。

府君身上所谓的伤疤,饭堂里的伙计和剩下的排骨,门口守卫的名字,手中幻化的佛牌,已经细节到这种地步,赵苏台心中震撼巨大。

这到底是谁的梦,是他的,还是……她的?

赵苏台径直埋头跑出去喊了俞为两人过来,她自己则茫然的站在船头发呆。

朝阳初生,浓烈的红散开在天幕上,一点点从混沌变得刺眼。

赵苏台想起她的母亲和妹妹,她三岁时母亲生了妹妹,母亲的变化好像就是从那时开始的。

小小的她,手中总握着一个佛牌,家里做棺材生意的,别人总说这犯冲。

那佛牌后本来什么字都没有的,是赵苏台自己在后面刻了个赵。

母亲一开始虽然疼爱妹妹,但还是会偶尔问一问她中午吃的什么衣服是不是小了之类的琐事,是从什么时候看见她就避之不及的呢。

是她七岁那一年,带着妹妹在前面铺子里玩。

碰到有人来买棺材。

来人是夫妻俩,男人一脸沧桑,妻子眼睛肿的不能看人,盖因他们才五岁大的小女儿在河边玩水不小心掉下去了,人没了。

女人说要挑个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都市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

断桥残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