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lpeA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34,苏台(古言),MalpeA,114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赵苏台冷哼一声:“不是还说伤口不能碰水,难道府君都是骗我的?”

赵苏台偏不就此揭过,倒是要看他怎么说。

“是,骗你的。”他不躲不闪,看着她。

这是彻底摊牌了。

赵苏台被他盯的蹙眉,又想起梦里事,不自在的弯腰捡起地上掉落的被子。

她拍了拍,清了清嗓子:“既然府君没事,还请去另开一间房休息,这是我的房间。”

商岐本是坐着,干脆又躺下了,慢腾腾拿过被子盖着:“我知道。”

你知道你还不走,你还接着睡?

赵苏台将手中的被子朝他脸上一抛,实实在在给他全埋住。

商岐给被子掀开,忽然语气认真道:“赵苏台,我的名字是我父亲弥留之际起的,听我娘说他脾气非常好,我娘倒是有些严厉,但是她喜欢吃冬瓜糖,以前她生气,我就亲手去做冬瓜糖,不过你不用担心,最近几年她老人家不怎么生气了。我没有嫡亲的兄弟姐妹,表兄弟倒是有几个,以后你就认识了。”

哦,认不认识有什么关系,反正她只是一个写楹联的。

许是见她没有反应,商岐故意抵唇咳了几声。

“我吃饭不挑,有什么都吃的,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嗜好,今年二十有四,我娘以前也给我找过亲事,但都被我拒了,后来她老人家许是看透了,也不管我,转头吃斋念佛去了。”

越说越偏了。

赵苏台悄悄后退,他到底想说什么?

“我以前常常做一个梦,梦也简单,在悬崖边,花香旖旎,有一个女子与我相拥,但是梦中她的面貌一直看不甚清,直到头一次见到你之后……我终于看清了梦中女子的面貌。”

赵苏台打了个冷颤,有些拿不准了,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……不动声色的拿一半视线瞧他,还是一副府君的样子,她收起提起的心。

“这女子是我?”

商岐深沉的点了点头。

赵苏台顿时一脸苦涩:“府君,你该不会要说喜欢我?”

“怎么,有什么问题?”

这,这,就这么说出来了?

赵苏台觉得他俩一人比一人更直白。

商岐突然起身。

赵苏台吓得一连倒退好几步:“府君,有话好好说,好好说,距离这么近就够了,够了!”

商岐停住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都市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长子一脉(背德.无节操)

谢太太想养马

情定旧爱

苏沂君